和QQ有关的记忆

请注意,本文编写于 422 天前,最后修改于 82 天前,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。

前言

前几天QQ推出了注销功能,在此之前,我都没发现过QQ号是不能注销的,也想当然的觉得没有人会去注销。

记忆的阀门一下子打开,那个留在手机里悄悄已经快八年的软件早就融入到我的生活中来了,就像身体的部分一样自然存在。

手机里的软件

智能机的时候,手机里常用的三大软件——QQ、360安全管家和迅雷看看。

后来版权时代到来,迅雷看看和.xv格式一起成为了过去,改名为响巢看看了;360安全管家也随着搞机和手机性能的加强卸载了;只有QQ,虽然它臃肿、耗电、占后台,但亦始亦终,更换了无数的手机后、随着版本的更新,和我一起变化成长、长存在手机里。

现在则是QQ、微信(我讨厌它,但确实离不开它)、哔哩哔哩、网易云音乐....

第一次换手机就是因为QQ的缓存体积过了100M,对那时还只有256M运行空间的我来说,一个QQ就占去了整个手机的功能了,我以为那就是巅峰、直到现在QQ的体积已经膨胀到了800M向上的趋势了。

拥有QQ号

第一个QQ号是小学时候(07年~08年)黄轩帮我注册的,那应该是我第一个QQ号,不过那是我还不懂它的价值,既没有QQ好友、也不玩QQ游戏,所以那个号码只用过一次就被我遗弃了,连账号都没有记过,如果从那时候算起,我的Q龄应该再长三年。

后来初二的时候,手机上有个自带的“超级QQ”的功能,还傻呼呼的以为就是手机版的QQ,比别人的QQ还多了“超级”两个字,那时候还没有QQ号,想要试一试这个功能,就用同桌的QQ开通了一个月,还奇怪怎么啥变化都没有。

初三的时候,我扔掉了mp4,开始玩起了手机,我都忘了第一个手机是怎么来的了,黄轩送了我一个QQ号,九位数、有三个星星等级。

上高中的时候,我和黄轩分在了两个学校,长时间没有走动和交流,再加上性格和见解的不同、我们渐行渐远直到失去联系,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,我希望他过得很好。

那时候还是塞班系统、手机的造型千奇百怪,直板的、翻盖的、滑盖的、键盘也有九宫格和26键(黑莓)的,最早的触屏手机还需要触摸笔才能使用,不像现在的智能机——无聊的皮囊千篇一律,自从iPhone 4出来后,手机的外表就没有多大的变化了。

QQ的没落

QQ大概真的不行了,比我们年长的大人都是在用微信工作交流、比我们小的孩子也是用着微信,只有我们这一代90后、还坚持使用着,我们是唯一一代的独生子,也是唯一一代留守在QQ的用户。

腾讯也悲观的不再看好QQ了,出了微信抢占了熟人市场、又推出TIM和QIM进一步细分了QQ的垂直市场,最过分的是,为了强行打开市场,直接将QQ的官网变成看TIM的链接地址,你要翻到最下面才能看到QQ的下载链接,QQ就像一位老人,在努力为家庭奋斗一生、抚养教育了兄弟儿女。最后,看着日渐衰老的父亲,厚颜无耻的孩子们还在吸尽榨干它的最后一滴血液。

如果有一天QQ真的关闭了,也只是被腾讯自己杀死的,是QQ成就了腾讯,腾讯再反过来杀死了QQ。

不得不承认,在工作之后打开QQ的时间更少了,相识的朋友也都在因为工作的缘故转移到了微信上来,在拥有相同功能的同时还占据着海量的联系用户,还有小程序类似于谷歌的插件进一步丰富了微信的功能。工作要用微信,聊天也能在微信上找到好友、微信支付更为普遍快捷、功能相对也简洁流畅,出了固执的“情怀”,实在找不到还依旧坚守在QQ上的理由。

大概只剩下情怀了,我在QQ上网恋、和陌生的人说话、、在农场偷过菜、日志里写过故事、用说说来记录心情,我把我全部的青春留在了QQ上。

如果有一天,黑夜蔽月,群星暗淡,我一定会是最后消失的那点光芒。

怀念——QQ15年来界面版本变迁图:QQ

Comments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