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角虫”漫画欠薪下对国漫的一些思考

请注意,本文编写于 206 天前,最后修改于 24 天前,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。

pixiv:58437691(前世今生-前生)

 昨天刷知乎的时候,看到动画学术趴其文章《大角虫欠薪众多漫画家的事件背后,其实祸根早已埋下》,分析了大角虫漫画欠薪的前因后果和国产漫画的现状今朝。

 

  我想起前段时间写漫画行业的现状时,还在哀叹日漫的衰落,担心以后无日漫可看:
  
  国产漫画已经成为漫画的主流,日漫已如夕阳西下,被扔到“日韩专区”犄角旮旯里,像我常用来看日漫的“漫画人”(第24位)“追追漫画”(第28位),漫画稀少、版权下架,国家政策、种种困境下,日漫用户已经日渐萎靡。
  
  看漫画的评论时,经常会出现诸如“为什么不是彩色漫画”、“黑色漫画不看”之类的小学生言论,一方面对这样的评论感到好笑、一方面感到悲哀,ACGN作品大势,国漫已经逐渐取代日漫的趋向了,但这并不是从质量上的追赶,只是更多的00后成为主流声音后,压制了小众的兴趣。
  
  我对漫画是黑色还是彩色没多大的偏见,当然有色彩也是顶喜欢的,君不见没回漫画卷首或扉页的上色图片都想要截图保存,但色彩只是漫画不重要的一部分、真正吸引你观看的是画风、剧情和精彩的分镜。
  
  日本成熟的漫画制作流程和人才辈出的漫画家,已经领先过来几十年的文化沉淀,都是当前国漫所不具备的。我自然是希望中国的ACGN能够崛起啦,但我不想因为这样的理由就无条件的盲目支持谅解,文化崛起还是要拿作品说话,好就是好、差就是差。至少十年内,我还是老老实实当个不说话的“日迷汉奸”吧,当然国漫也有不错的漫画作品,例如夏达的《长歌行》,不比某些日漫大作差,该捧该推荐的作品还是要点出来。

因为我只看黑白色的日本漫画,对彩色漫画并不熟悉,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言论,没想到转眼间才发现原来国漫已经快到了死生存亡之间了。

危机的起始

国漫的兴起,全是当初的资本热潮涌进,就像去年的共享经济火爆时、大量资本一股脑的入局,争先恐后的,以至于当时笑谈,再不进来,共享单车的颜色都不够抢了,等到现在出现危机,单车资源过剩,资本转移区块链后,共享单车死的死、并购的并购、摩拜被美团收购,ofo苦苦支撑,正所谓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《左传·庄公十一年》。成也资本、败也资本。

如今的国漫也是同样的情况,资本市场的投资热点转移后,当初激热时为了抢占市场和头部作者,开出了高于市场的薪酬,兴盛时依靠不断的融资来拆东墙补西墙,等到市场冷却、融资断裂后,单靠平台自身的盈利能力并不足以抵偿其花费支出,就会出现现在这样长期拖欠工资的情况。

在这批被拖欠工资薪酬的漫画家中,不乏头部作品、独家签约作家,现在连台柱子的薪资都要拖欠,可以说大角虫已经窘迫到崩溃边缘了,在爆出新闻后大角虫曾经发放过一次工资:5万元左右,看得出,平台已经山穷水尽,账面上实在没有流动资金了,这次的工资拖欠目前爆出来的还只有四百万,但还没有包括大量的中低部作者,可以想见,这笔拖欠资金至少已经超过六百多万了。

现在为了抗议迟迟拖欠的工资,大量漫画家已经停更休刊,并向大角虫发出律师函进行诉讼。

转型的断层

正如学术趴所讲到的,彩漫是基于新兴的网络漫画培养出来以00后为代表的新一批漫画受众,这批消费者有强烈的付费欲望和正版意识,但还受制于自身的消费能力(最老的00后也才刚上大学),并不能马上转化为。而拥有固定消费能力的主流老一辈漫画爱好者,更倾向于黑白色的日漫,这些用户并没有被转化过来,这样就造成了消费断层。看日漫的鄙夷看国漫的,认为彩漫剧情平庸、分镜粗劣;看国漫的则看不起日漫黑白的单色调画风。

国漫现在的状况就像空中阁楼,头部的市场已经打造完成了,而作为地基的广大消费者却还没有培养出来,等到资本抽离,就会轰然倒塌。

国内漫画业界的兴盛和繁荣,是在资本推动下培育出的新一代漫画消费者,再加上旧一代日漫爱好者共同形成的漫画市场,这个市场是庞大的,但也是极度割裂的,所以这次的危机,准确的说,是国漫危机、而不是漫画界的危机,两者既相互包容,又相互对立。才有了现在一边烈火烹油、鲜花着锦之盛;一边拖欠资金、平台破产的危机。

国漫的后续

国漫的崛起是不争的实时,从各个ACGN平台开始开辟新建国漫栏目专区、互联网上讨论热度和角色更多的是国漫角色,甚至去线下漫展的时候,国漫cos和日漫cos已经五五开来。

现在的国漫各方面还不成熟,但就像毛主席说过:“世界是你们的,也是我们的,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。

在这次危机之后,国漫的发展也会进入到新的阶段,等到年轻一代长大之后,国漫也将成为主流认可、市场繁荣稳定的文化潮流。就像现在不断推陈出新的网文ip改编一样,瞅准的就是目前还是主流的90后文化喜好。

属于20世纪的日漫时代已经渐渐走向小众,21世纪是00后的未来,以后的文化潮流也是他们的。

文化既然存在,就有他诞生的理由,阳春白雪、下里巴人,只是喜好不同罢了,不能因为我喜欢钢琴乐曲、就鄙视流行音乐;因为喜欢严瑾文学,就讨厌网络爽文;因为喜欢日本动漫,就不看国产作品。对待不了解的东西可以不理解,但需要尊重。

虽然我并不喜欢国漫,但还是希望它能挺过这次的危机,潜心创作、有一天可以画出不输于日漫的作品,作为中国人,也会为自己的文化而感到荣耀和高兴,像夏达的《长歌行》, 抽纸小jin的《天下第几》,都是我很喜欢的漫画。

我并不是讨厌国漫,而是讨厌依仗国产的遮羞布,不以实力反靠国别三观来划分优劣,随意涂鸦作品、以炒作为手段、以圈钱为目的,停滞不前。

Comments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