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亭路远——高三七班同学聚会

请注意,本文编写于 453 天前,最后修改于 81 天前,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。

前两天去参加了高中时候的同学聚会,一时间感慨颇多,想说些什么,因为自己的懒散迟迟未有动笔。

有时候文章就是那一阵的心情,过了那个时间,就不想再写了。

但还是要写些什么,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里,为了不让自己忘记,那时的初心。

如果以后我变的庸俗了,中年秃顶变成油腻大叔,这些文字会向你诉说,那时候我单纯的样子。

[hermit auto="0" loop="0" unexpand="0" fullheight="0"]songlist#:1769916674[/hermit]

我们这一代人,社交方式变多了,反而不如以前,车马很慢,感情很深;

这次的聚会我也算是组织者之一,那段时间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,其实我还好,只是负责帮下忙,打个下手,联系同学和组织饭局都是班长在办,但还是不好办呀,临到头了,还有位班长跑了(工作缘故离开)。

用国军常说的一句话:“人心散了,队伍不好带呀。”我记得我高中的时候就常常这样形容我们班的同学,没想多三四年过去了,依旧如常,当天晚上还要一个个询问会不会来,碰了一个一个的壁。

有心的没时间、有时间的不想来、想来的又有事,但更多的只是单纯的不想去,既不是有讨厌也不是厌倦,只是没有感情。

临到去的时候,都不知道能来几个人,要是一个桌子都坐不满就很尴尬了,总算组织得力,大家也有心,凑出了十几个小伙伴,还有五六个想来到不了的,班级群里也难得热闹起来 (更多的只是抢红包),也把教导我们高三的班主任请了过来,大家欢聚一堂,聊聊高中时的故事,说说毕业实习的未来,作为组织者的我,还是很有成就感的,就是中午没吃上几口饭,光喝酒了。

虽然都是好几年没有见面联系,但见面的时候还是能够叫得出名字,健忘的我,一下子打开了那时候的记忆,仿佛还是那个燥热夏天,坏掉的空调散发着反向的热气,窗外传来小苹果的背景音,教科书和试卷垒起一摞一摞,讲台上老师的语言清晰又遥远,坐在下面的自己,在纸上划着无规则的线条,想着三年后、十年后的自己会在哪里,做着什么样的事情。

那时候我想了很多,没有一条猜中现在的:读了大学、瞎混三年;出来实习,赚到工资;想要恋爱,不敢告白;买车买房,兜里没钱;想着未来,看不到。

就像三年前的我不知道现在的自己,现在的自己也想不出明年的自己会是怎样的。

挂的科有没有补好,毕业证拿到后能不能专业对口,会不会碰到喜欢相恋的女孩,明年回家的时候能不能像今年样攒到钱。

我知道,自己总是成长最慢的那个,不懂事理,逃避现实,很多时候,我都没觉得自己长大成人了,好像还是那个可以单纯无虑的学生,想的最多的不过是期末的考试。

今年回家,第一次靠自己的实习工资给父母过年的零花钱,可以用自己的工资买想要的东西,今年到现在也没有找家里要钱增加父母的负担,这件事我想了二十年了,终于做到了。

我还是很害怕,在这条往后要走五六十年的道路上,我看不到前面的方向,不知道未来在哪里,但我也不可能回头,也不能回头,昨天和朋友打电话,朋友明天就要再回杭州实习了,在春节还未结束,挤着上春运火车,就要离家七百多公里,去到那个自己并不是很喜欢的工作岗位。

她说:“以前想的最苦恼的事情也不过是期末的考试,现在满脑子想更多的是工作的上升空间、未来的发展前景、就算心里厌烦不想上班了也要考虑自己有没有攒下可以离职的工资,至少,我们已经不能再向家里要钱了。”

回家后我们都有不同程度的被询问感情状况,我还好用刚参加工作,事业要紧搪塞过去了,但好几个要好的女同学就已经开始要相亲和问亲了,问到什么时候结婚了。不知不觉我们已经从早恋的年纪到了法定适龄年龄了,不用再谈个恋爱还要偷偷摸摸瞒着父母和学校了。

前不久高中时候的同桌要结婚了,孩子都已经周岁了,那时候坐在旁边的我从来没想过结婚和孩子的事情离我这么近;还有好几个熟悉的同学有了男朋友,甚至见了父母、谈婚论嫁。这一切都感觉好快呀,迟钝的我总觉得这些事情还很远,要再等三五十年才要考虑去想,就已经突刺到我面前。

现在的我们,或在上学、或在实习、或者已经工作好几年、也有结婚了的,但我们都还是孩子风华正茂;书生意气,挥斥方遒。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。

明年的我们、十年后的我们,会在哪里,过着怎样的生活、经历了什么样有趣的故事,我很期待。

Comments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