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注意,本文编写于 459 天前,最后修改于 24 天前,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。

少年坐过的船上,落着白色的花瓣。

我不由得伸手把它捡了起来。

想不到,花瓣变成了羽毛。

是鸟的羽毛。

我仿佛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夏天的梦似的。

某座小镇里,有一位耳科医生。

在小小的诊疗所里,一天又一天地瞧着人们的耳朵。

因为是一位医术高明的医生,所以候诊室里总是满员。还有人摇摇晃晃地坐上好几个小时的火车,从远远的村子赶来。有关耳聋的人被这位医生彻底治好了的传说,更是数都数不过来。

每天都是这么忙忙碌碌的,这段日子,医生有点疲倦了。

“我也偶尔要去检查一下身体了。”

黄昏的诊疗室里,医生一边整理着病历卡,一边嘟囔道。往常担当护士工作的妻子,刚刚出门去了,这会儿,只剩下了医生一个人。夏天的夕阳,把这间白色的小房间照得红彤彤的。

这时,身后的窗帘突然摇晃了一下,响起了一个尖尖的声音:

“医生,快帮帮我!”

耳科医生的转椅,刷地转了过来。

窗帘那儿,站着一个少女。捂着一只耳朵,披头散发的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仿佛是从地球的尽头一路跑过来似的。

“怎么了?你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?”

医生惊愕地问。

“大海。”

少女回答。

“大海。嗬,坐巴士?”

“不是,是跑。是跑来的。”

“嗬。”

医生把滑下来的眼镜往上推了一下,然后指着眼前的椅子:

“先坐下吧。”

少女脸色苍白,眼睛睁得老大,好像吞了毒药的孩子。

“说吧,怎么了?”

医生一边洗手,一边用往常的口气问道。于是,少女用手指着自己右边的耳朵,喊起来:

“耳朵里钻进去一个不得了的东西,请您快掏出来。”

于是,医生就从柜子里,取出了纱布和小镊子。就是他取东西的时候,快点快点,少女还在用尖尖的嗓门催促着。不过,医生却很镇定。这种事,他见得多了。昨天,还有一个耳朵里钻进一条活虫的人闯了进来,吵死了吵死了地叫着,吵翻了天。今天也是一样了,医生想。于是,他不慌不忙地坐到了椅子上。

“什么东西钻进去了?”

他问。

少女一脸悲伤地说:

“啊,是秘密啊。”

“秘密?”

医生皱起了眉头。

“不会是秘密吧?要是那样的话,不就治不好了吗?”

于是,少女垂头丧气地低下了头:

“是秘密啊。秘密钻进我的耳朵里头去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呀,刚才听到了一个我绝对不可以听到的秘密。所以,我想快一点把它掏出来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如果现在马上掏出来,就没事了。因为它‘咚’的一声,刚刚掉进了耳朵里。不过,要是还不动手,可就晚了。一旦太阳落下去了,就全完了。”

医生眨巴着眼睛。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患者。于是,他就想,对这样的病人,可能先要慢慢地聊一聊了。

“那么,究竟听到了什么样的秘密呢?”

他和蔼地问。少女小声说:

“一个我最喜欢的人,对我说,其实他是一只鸟,是一只被施了魔法的海鸥。”

“唔?”

医生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。然后,把椅子往前移了移,盯着少女:

“你能详细说说你的故事吗?然后,再给你看耳朵,我想也不迟。到天黑还有三十分钟呢!没问题,那么一点秘密,我马上就能给你取出来。我是名医嘛。”

少女乖乖地点了点头,开始讲起了这样一个故事。

***

我头一次遇上那个人,是黄昏在海上的小船上。

我是一个孤零零的女孩子,在租船小屋打工。十九艘小船,在小屋前头被拴成了一排,那个时候,我正坐在最前头的那艘小船上。

我在等一艘小船,太阳早就沉下去了,可惟有它还没有归来。黄昏时清点船数,把它们拴到桩子上,是我最重要的一顶工作了。可那个时候,我却等得厌倦了,迷迷糊糊地打起瞌睡来了。

这时,我耳边响起了“哗啦”的划水声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我一下子被这个声音唤醒了。

眼前船上坐着的,是一个少年。没错,刷着蓝漆的小船,正是我们店里的。我一脸的不快:

“怎么回事?早就过了时间了。”

那个少年不好意思地笑了,这样说道:

“划到海那边去了。”

少年的眼睛,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灰色。

“到底划到什么地方去了?”

我脸上多少带了点吃惊的表情,问道。少年若无其事地说:

“比水平线还要远,比双胞胎岩还要远,比雷岛还要远。”

“骗人!”

“谁骗人了。鲸喷水了哟,还有大客轮哪。”

“别开玩笑了,快把船还给我。”

于是少年站了起来,“嗖”地一下跳到了我的船上,然后,就像玩跳房子游戏似的,一蹦一蹦地从十九艘船上跳到岸上去了。他最后说了一声:

“再见!”

少年坐过的船上,落着白色的花瓣。我不由得伸手把它捡了起来。想不到,花瓣变成了羽毛。

是鸟的羽毛。

我仿佛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夏天的梦似的。

当我知道那个少年,是住在海边简陋的小屋里潜水采鲍鱼的渔女⑩的儿子时,我不知有多么吃惊了。

那个渔女,因为上了年纪,不再潜海了,串街叫卖贝和鱼。棕褐色的皮肤皱皱巴巴的,凹陷进去的眼睛,呆滞无神。

太奇怪了,我怎么也不能相信,这么一个又丑又老的渔女,竟会是那个少年的母亲!然而,有一天,海女跑到租船小屋,真的这样说:

“上次儿子给你添麻烦了,真是对不起。”

渔女笑了,是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。

“可是,不要再让他划船了。那是我惟一的一个宝贝儿子啊。”

可是,从那以后,少年每天都来划船。他贴着我的耳边轻声说:

“就划一会儿,对我妈妈保密哟。”

很快,我就和少年成了朋友。一开始,还有点提心吊胆的,后来就渐渐地亲密起来了。

一到黄昏,少年就帮我把船拴到了桩子上。比我要快多了,简直就像把散落在水面上的落叶集中到一起似的。

“这要全部都是我的小船,该有多好啊!”

少年说。

“那样的话,就拴成一排,划着最前头的小船去大海。”

“哎呀,能行吗?”

“行,我能行。我的胳膊有力量。从前,我什么样的险都冒过。”

“冒险?什么样的?”

我探出身子问。可少年突然用无精打采的声音说:

“已经忘了。”

然后,就用一双呆呆的眼睛,看着远方。他就是这样。过去的事情,全都忘得一干二净了。好像被灌了遗忘药的王子。不过,我也是一样。留在心底的过去的记忆什么的,一件也没有了。

从收好小船开始,到天黑为止的一段时间,是两个人最快乐的时光了。我们不是摆贝壳,就是分酸浆果,放烟火。在昏暗的租船小屋的背后,纸捻烟火咝咝地燃烧着。不过,我们多想到更开阔的地方去玩啊。想在白天的日光下,在沙滩和海上,尽情地跑呀、游泳呀。但是,我们总是害怕渔女的那双眼睛。渔女也许就在小屋的背后窥视着我们两个,她的影子让我们恐惧。有一回,少年说:

“喂,我们俩去远方好吗?”

“远方是哪里?”

“比水平线还要远,比双胞胎岩还要远,比雷岛还要远。”

“可是,你妈妈?”

我悄悄地问。

“你妈妈不是不让吗?”

少年点点头。

“嗯。妈妈生我们的气了。她说,你小子是想和那个女孩逃到什么地方去吧?可是,我绝不会让你们得逞。妈妈是一个可怕的人哟,会魔法。”

我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这样说起来,那张脸,是魔法师的脸了。尤其是那双眼睛——就像是在海底住了有一百年、两百年的鱼眼一样的不可思议的沉淀物。

“所以呀,我们必须悄悄地逃走。”

少年的神情非常认真。我的心怦怦地跳着,点了点头。

后来没过几天,少年突然说:

“喂,明天就逃吧!”

“明天!为什么这么急?”

“妈妈让我潜海,到海底去采贝。我不想去。那太苦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下定决心要去一个开阔的地方了。喂,明天逃吧。把一艘小船藏在那块岩石的后面吧!”

少年指着对面远远的岩石。

突出在海面上的巨岩的背后,有一片正好藏得下一艘小船的凹地,这我也知道。

“明天黄昏,我在小船上等你。”

少年灰色的眼睛笑了。

这时,身后哗地响了一声。仿佛有个黑色的影子在水上晃动了一下。我吃惊地回头看去,可是没有人。

啊啊,那就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,怎么觉得像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似的了?可仅仅是昨天的事情。

然后,今天的黄昏——就是方才——我按照约定,急匆匆地朝那块岩石后面赶去。那少年,一定等在早上就悄悄藏好了的小船上了。

他穿了一条蓝色的游泳裤吧?戴着一顶巨大的草帽吧?而那双灰色的眼睛,目不转睛地在等着我吧……

我的心扑腾扑腾地跳。我知道,从现在开始,一场大冒险就要开始了。

海边的夕阳,已经是一个黄金的轮子了。嘎吱嘎吱地转着,一个晃眼的光轮。快点、快点,我飞快地跑着。

从晃眼的海边拐到岩石的后面时,天一下子暗了下来。我的胶鞋啪哒啪哒地溅着水。这时,突然响起了一个嘶哑的声音:

“你受累了!”

我不由得一怔,仰脸看去,蓝色的小船上不是少年,而是渔女一个人抱着膝盖坐在那里。浮现出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。

我顿时就哆嗦起来了。我紧张地尖声问她,那个少年在什么地方?

“在家里哪。”

渔女冷冰冰地回答道。

“关在上了锁的小屋子里了哟。不过,屋顶上有个小洞,也许会从那里逃走吧?就是逃掉了,也没有关系了。”

“屋顶的洞?从那样的地方钻出来多危险呀!”

“怎么会危险?那小子有翅膀。”

我目瞪口呆地盯住了渔女。想不到,渔女却挺起胸脯笑了起来。然后,突然冲我招了招手:

“过来。我告诉你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。”

我惶恐不安地坐在了小船的边上。渔女朝这边凑了过来,把嘴紧紧地贴在我的耳朵上,只说了这么一句话:

“那小子,是鸟呀!”

这一句话,变成了一把尖锐的匕首,在我的耳朵里跳荡着。我不由得用一只手捂住了耳朵。可渔女瞪着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,又说出了这样一番话:

“其实,他是一只被施了魔法的海鸥啊。这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了,一只受了伤的海鸥,闯进了我的小屋。我可怜它,就给它上药、扎上了绷带,每天喂它吃的,不知不觉地,我呀,竟喜欢上这只海鸥了。不知怎么的,竟像儿子一样疼爱起它来了。即使是伤好了,也想永远把它留在身边了。

“可有一天,从海里飞来一只雌海鸥,每天早上在窗子那里叫。

“就是那个时候,我听懂了鸟的话。真的,我真真切切地听到了雌海鸥的呼唤:‘去大海、去大海。’于是,我儿子就啪啪地扑腾着刚刚痊愈的翅膀,想要飞走。雌海鸥的歌声,一天高过一天。不管怎么轰它,它还会又飞回来。我对那只雌海鸥恨得要命,就像现在恨你一样。”

说到这里,渔女喘了一口气,瞪着我。然后,又低声继续讲了下去:

“不久,我就想出来一个好主意。用魔法,把我那只海鸥变成人!把它变成我真正的儿子!

“我在衣橱里头,收藏着两粒红色海草的果实。是过去在海底下发现的,非常稀罕的东西。我对着它们呼呼地吐了口气,让海鸥吃了。

“你说有多灵验吧!

“只吃了一粒,海鸥就变成了一个人的男孩子的模样。我因为太高兴了,都没有察觉到剩下的一只掉到什么地方去了。我想,有了这么漂亮的儿子,比什么都强。从今往后,我要教他潜海、卖鱼。

“可是,怎么样了呢?还不到一个月,这一回,是你出现了,又要和那小子一起去遥远的地方……所以,我已经死了心啦。我已经决定把那小子赶回到大海去了。不过……”

突然,渔女抬高了声音,愤怒地说:

“你一起走不了。因为那小子是鸟呀!”

可我没有畏惧。

“走不了就走不了!他现在还是人的样子。我不介意啊!”

渔女得意地笑了:

“不过,魔法马上就要解除了。这个秘密,一旦有谁知道了,当天魔法就会被解除。所以,到今天太阳沉到海里为止,那小子就会变成鸟了。

“话虽这么说,不过,你要是能把现在的话忘个一干二净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你要是能跑到医术高明的耳科医生那里,快点把秘密掏出来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”

(耳科医生……)

这时,先生您浮现在了我的脑子里。海边的人,都说您是一位特别了不起的医生。所以,我才跑来了。喂,对您来说,这很简单吧?如果用长镊子,一下子就能夹出来吧?要是太阳沉下去了,可就完了。请快点动手。

***

“噢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”

耳科医生点了点头。他想,不管怎么样,我也要满足这个跑来求自己的少女的愿望。

“那么,让我看一下吧。”

医生朝少女那贝壳一样的耳朵中看去。然后,点了点头。

“啊——”

耳朵深处,确实有个什么东西闪闪发光。让人觉得恰似一朵盛开着的辛夷花[11]。

(是它吧?它就是那个秘密吧?)

医生想。可是,它太深了,不论用什么样的长镊子,也够不到。

“喂,快点动作呀,快点、快点。”

少女催促道。那声音,奇怪地在脑海里回响起来,医生的胳膊不好使唤了。药瓶是拿出来了,可却不知道那是什么药了。

(今天不对头啊。是累了吗?)

医生摇了摇头。

突然,少女大声叫了起来:

“啊,是鸟哇。鸟、鸟。”

“鸟?”

医生不由得把目光投向窗户。窗户外边,只看得见一条狭长的黄昏的天空。

“你在说什么?”

少女闭着眼睛,这样说道:

“在我的耳朵里面哟。看,有大海呀。有沙滩呀。沙子上面有变成了海鸥的那个少年呀。如果不赶紧抓住那只鸟……”

医生跑过来,又一次朝少女的耳朵里看去。接着,就是一声尖叫。

“嗬!”

是真的。少女的耳朵里面,确实有一片大海。碧蓝碧蓝的夏天的大海,还有沙滩,就宛如小人国的风景似的收藏在里面。而且,那片沙滩上,方才那朵白色的花——不,那不是花,是一只鸟吧?是的,一团让人想到是一只在歇息的海鸥似的小东西,孤零零地映入了眼帘。

医生突然头晕目眩起来,闭上了眼睛。不过那么两、三秒。

然后,当睁开眼睛的时候,医生发现自己竟孤零零地站在了那道海岸上。

一片蓝色的海洋。长长的、长长的海岸线。而就在不过五米远的前方,一只海鸥正在歇息。

“太好了。”

医生伸出双手,蹑手蹑脚地从后面靠了过去。轻轻地、轻轻地……可只不过靠近了两三步,鸟就“啪”的一声展开了翅膀。就像花蕾绽开了一样。接着,就迅速地飞走了。

“糟糕!”

医生追了上去。

“喂,等等——等等——”

医生跑起来,发疯似的跑了起来。

一边跑,医生好像是有点明白自己是在少女的耳朵里了。才明白过来,又忘了。就像人们谁都明白自己是在地球上,可又忘了一样。

不管怎么说,那两秒钟左右的时间里,是出了什么事。是医生的身体变得和虫子一样小了?是少女的耳朵出奇的大了?还是发生了别的什么事。可是,医生没有去多想。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:抓住那只鸟。他觉得,不把它抓回来,关系到诊疗所的声誉。

然而,海鸥越飞越高,不久就慢慢地飞到海里去了。

“啊、啊啊、啊啊。”

医生轻轻地坐到了坐到了沙子上,目送着海鸥。

“喂,快点动作呀,快点、快点。”

就在这时,突然,一个如同雷鸣般的声音在四周回响起来。医生不由得闭上了眼睛。

不过是两三秒。

“怎么也不行?”

听到这个声音,医生一惊,睁开了眼睛,少女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。是在昏暗的诊疗室里。

“秘密,取不出来吗?”

少女问。

医生张皇失措地点了点头,“嗯嗯,刚刚错过了机会。”小声回答道,“今天,我有点累了。”

少女站了起来,一脸的悲伤。

“那么,就完了啊。”

她说:

“太阳已经落下去了。他已经变成鸟了啊。”

医生垂下了头。不知为什么,他心中充满了歉意。

少女少女默默地回去了。诊疗室的窗帘哗地摇晃了一下。

耳科医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砰的一声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。就是这个时候。医生瞧见眼前的椅子——就是刚才少女坐过的那把椅子上,散落着白色的东西。

“……”

医生把它拿了起来,细细地看着。

是羽毛。而且是海鸥的羽毛。

医生惊诧地站了起来。随后想了片刻,点了点头:

“原来是这么回事。”

“必须告诉她!”

这么叫着,医生冲到了外边。在黄昏的路上,飞也似的跑起来。

(那孩子不知道,自己也是一只海鸥。她一点也不知道,自己就是那时候吃了渔女丢掉的红色果实的雌海鸥啊!)

耳科医生跑起来。为了把另外一个美丽的秘密放到少女的耳朵里,一心一意地追去。

注释:

⑩ 渔女:潜入海中以采捞海藻、鲍鱼为职业的女性。

[11]辛夷花:木兰科落叶乔木。高7—8m。叶互生,宽卵形。春天开带香味的白色六瓣花。果实呈拳头状。

Comments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