鼹鼠挖的深井

请注意,本文编写于 452 天前,最后修改于 20 天前,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。

昏暗的井底,一颗银色的星星闪着光亮。

盯着它看的时候,

鼹吉已经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了,

和这颗星星一起,这口井、这块土地不再是自己的东西了。

土豆田的角落上,住着一只名叫鼹吉的鼹鼠。虽然鼹吉还只是一个孩子,但要论起聪明来,就是田里最老的鼹鼠,也比不过它。

一个秋天的晚上。

在被月光照得蒙蒙亮的田间小道上,鼹鼠鼹吉发现了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。是一个扁扁的、圆圆的东西。

“这肯定是钱币了。”

聪明的鼹吉马上就想到了。然后,它把那个东西举到月光下打量起来。钱币上漂亮地雕着菊花,那花瓣上的一根根线条,就像被淋湿了的蛛丝似的闪着白光。

“这肯定很值钱……”

很快,鼹吉的脑子里就闪过一个好主意。

“对啦,就这么做吧!”

鼹吉蹦了起来,啪地拍了一下手,立刻就出发了。

鼹吉急急忙忙地穿过一望无边的土豆田,天都快亮了,总算是到了一户有着草葺房顶的漂亮农家。

“只有地主的家才会这么大呀。”

鼹吉一边这样自言自语着,一边围着房子绕了一圈又一圈,没多久,它就从一条窄窄的门缝里闪身溜了进去。然后,这回它用比猫还要轻的脚步,朝房子的里头、再里头摸去。最里头、最大的一间铺着席子的屋子里,睡着这家的主人。鼹吉飞快地溜进了那间房间,端端正正地坐在了呼呼大睡的地主的枕头边上,轻声唤道:

“喂喂,地主、土豆田的地主!”

地主醒了,霍地坐了起来。毛毛腾腾地朝四下寻去,当他看到毕恭毕敬地坐在枕头边上的鼹吉时,说:

“这不是鼹鼠吗?”

鼹吉紧接着说:

“是的,我是鼹鼠。是一只小毛孩子鼹鼠。不过,今天晚上,我可是有非常要紧的事求您才来的。”

“求我?”

“是的,求您。地主,请让给我一小块土地。”

听了这话,地主笑出了声。

“什么,土地?哈哈哈,鼹鼠要买土地。啊哈哈……这话我还是头一次听到呢!啊哈哈哈……”

鼹吉火了。于是,把一直紧紧攥在手里的那枚银币“砰”地往榻榻米上一放,用凛然的声音说:

“我有钱。”

“嗬!”

地主抓起那枚银币,目不转睛地看了好半天,这才说了声“好吧”,站起身来。接着,“啪嗒”一声推开了走廊的防雨门,说:

“跟我来。”

地主和鼹吉慢慢地走到了与土豆田相邻的一片空地。地主在那片空地的边上停住了,把鼹吉叫了过去。

“听好了,鼹鼠。”

“是。”

鼹吉毕恭毕敬地坐下了,抬头看着地主。

“我只能卖给你这么一块土地了。”

地主用拿着的手杖,在空地上画了一块小小的四方形。和打开的包袱皮差不多一般大。鼹吉恭恭敬敬地鞠了一个躬,然后这样说道:

“谢谢。那么,这里就是我的土地了。从今往后,拜托您不要事先不打招呼就来挖来挖去了。因为以前我受够了这种烦扰。”

就这样,鼹吉成为了一块小小的土地的主人。鼹吉立即就在这块土地的四周围上了篱笆,挂上了一块写着“鼹鼠鼹吉的土地”几个大字的牌子。接着,自己就坐在了这块土地的正当中,成为地主的喜悦,让它哆嗦了好一阵子。

“啊,这是我的土地了。这块土地下面不管多么深,都是我的了。而且,上面一直够到星星!”

鼹吉激动得再也坐不住了。于是,就在这块小小的土地上一遍又一遍地跳来跳去,滚个不停。

“下面一直到地心,上面一直够到星星。”

它叫道。

然后,鼹吉就骨碌一下躺倒了,出神地幻想起来——我在这里种一棵树。树慢慢地长大了,长得又直又高。一棵够得着天空的树。伸到天上的梯子……不过,这时鼹吉眺望着天空又想,要是下一场暴风雨可怎么办呢?说不定,我的树会被连根拔掉。到了夏天,万一树被雷击中了……那讨厌得要命的雷……鼹吉猛地哆嗦了一下。然后,立刻就不再幻想了。

接下来,鼹吉又琢磨起挖井的事来了。挖一口深深的井,砌上红砖墙。装上结实的滑车和吊桶。汲上来的水,肯定非常干净。比起田沟里的水,井水不知要好喝多少倍了,伙伴们要成群结队地来喝水啦!啊,这个主意好。这个主意最好。鼹吉就这么决定了。

说干就干,从第二天起,鼹吉就开始挖起井来了。小小的鼹鼠,要挖一口深井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这可是要干上好些年、要有毅力的活儿。不过,鼹吉是一只非常能忍耐的鼹鼠,多少年都能忍受!清澈的井水的凉意涌上心头,鼹吉一心一意地挖着井。

这样过去了许多年。

等到水井终于挖好了的时候,鼹吉已经不再是一只小孩子的鼹鼠了。长成了一只漂亮的大鼹鼠。它比过去更聪明了,更能忍耐了,然而可悲的是,它变成了一只极其贪得无厌的成年鼹鼠。

长年钻在黑暗的土里,和谁也不说话,也看不见美丽的东西,到了井好不容易挖好的那天,鼹吉这样想:

(啊啊,这下子我总算在自己的土地上挖出一口自己的井了!真是够辛苦的了。可是,我究竟是为了谁这么辛苦呢?是为了田里的伙伴们喝上好喝的水吗?岂有此理!我是为了我自己。是的,是的。我要用这口井做本钱,攒下一大笔钱,然后再去地主那里,买回比这多十倍、多一百倍的土地。)

鼹吉挖的这口井,比想像的还要漂亮。用红砖围了一圈,要说有多深,这么说吧,稍稍探头朝下面看一眼,就会头晕。而最让人叫绝的是,从这口井里汲上来的水,夏天像冰一样的冰凉,冬天则是热乎乎的。

鼹吉一个人慢慢地品尝了这甜美的井水之后,在吊桶上挂上了这样一个牌子:

好喝的井水。一杯,有洞眼儿的银币一枚。

夏天的一个大热天,一只有钱的鼹鼠从鼹吉的井前经过。它看到了那块牌子,就站住了,手插到了口袋里。淡灰色上装的口袋里头,银币“哗啦哗啦”地响着。它递给鼹吉一枚银币,要了一杯水。鼹吉立刻把吊桶放到了深深的井下,汲上来满满一桶清凉的水来。咕嘟咕嘟,那只有钱的鼹鼠一口就把水喝光了。

“好喝!”

它赞叹道。鼹吉连忙低头行了一个礼,说:

“请再次光顾。”

不久,有关甜美井水的传闻,就在田里传开了。凡是有一枚银币的鼹鼠和田鼠们,全都来喝过鼹吉的井水了。而且,为了喝上这井水,大伙儿还争先恐后地捡起人们丢掉的银币来了。就这样,鼹吉很快就成为了一个富翁。鼹吉用万年藤的蔓,把攒下来的带洞眼的银币串了起来,挂在了脖子上。这根美丽的项链上的银币,一天比一天多了起来。

就这样,又过去了许多年。

十一月一个寒冷的黄昏。

落日沉到了土豆田的对面,惟有那一片,呈现出凄凉的红色。

从那片光亮的方向,走过来一只瘦瘦的小老鼠。小老鼠一边对没戴手套的双手呼着白色的气,一边冻得缩手缩脚似的走着。它一直来到鼹吉水井的前头,就这样说道:

“手被枸橘⑨的刺给扎破了。能不能给点水,洗洗伤口?”

于是鼹吉就像往日一样,嘎嘎地把吊桶放到了井里,汲上来一桶水。小老鼠跑上前去,把受了伤的两只小手全都伸到了热气腾腾的水里。鼹吉看了一会儿,就把手伸了过来:

“好啦,付钱吧!”

可那只小老鼠只是傻傻地抬头看着鼹吉。然后,吐出了一口白气,问:

“什么?”

鼹吉朝挂在吊桶上的那块牌子一指:

“这不是写着的吗?”

它生硬地说。

“可、可我还不认字呀。”

“真是一个烦人的小孩子。那么,我念给你听,听好了!”

说完,鼹吉就慢慢地地念起了那块牌子:

“好喝的井水。一杯,有洞眼儿的银币一枚。”

听了这话,小老鼠急急忙忙把手从水里缩了回来。然后,把那双小眼睛睁得是不能再大了,只挤出来一个字。

“钱?”它问。

“是的。”

鼹吉抱住了胳膊。

“我、我没有钱。”

于是,鼹吉就瞪着小老鼠,这样说道:

“你听好了。这块土地,是我的。这口井也好,这水也好,全是我的。我从还是一个像你这么大点的小毛孩子时候起,就已经一个人在挖井了。所以,即使是一杯,我也不能让人白用。”

小老鼠那双水淋淋的手被风一吹,比原先更加冷了,它一边搓着手,一边想了一下,说:

“那么,我到田里去偷点土豆,来代替银币吧。”

“不行。对不起,鼹鼠老爷可不吃土豆。”

鼹吉傲慢地说。

“那、那怎么办呢?”

小老鼠往后退了一步,低声问。

“怎么办呢?”

鼹吉又抱住了胳膊。想了一会儿,终于想出来一个好主意。

“你帮我汲三天水吧。干三天活儿,刚才的水钱就不问你要了。”

这对于鼹吉来说,绝对是个好主意。因为最近这段日子,汲水这活儿让鼹吉累得受不了了。倒不是说鼹吉上了岁数、身体不行了,而是那串项链的原因。那串银币项链一天比一天重,不要说别的了,单是把它挂在脖子上站着,就已经累得不行了。所以,最近鼹吉是想雇一个伙计汲水了。

就这样,可怜的小老鼠就只能在鼹吉这里打三天的工了。

从第二天起,用吊桶汲水就是小老鼠的活儿了。而鼹吉除了从客人手里收银币,就是往井边一躺了。

第一天的黄昏,最后一名客人走了之后,小老鼠大声招呼鼹吉:

“鼹吉大叔,井里面有一个非常漂亮的东西哟!”

“漂亮的东西?”

鼹吉慢吞吞地爬了起来,抓住了井边。

“朝里面看呀,看!”

小老鼠快活地叫道。

井底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世界,像长长的望远镜。

定睛看去,正中央浮着一朵红红的火烧云。一朵看上去热气腾腾、好吃的云。虽说鼹吉已经汲了好几年的水了,却还是头一次看见这样的东西。它想,我的井里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东西呢?

就这样,鼹吉和小老鼠目不转睛地看着井里,直到天黑。

第二天晚上,小老鼠又招呼起鼹吉来了:

“大叔,看呀。井里有一个月亮。”

鼹吉听了,吓了一大跳。然后,好不容易才站了起来,朝井里看去。

井底的水里,浮着一个小小的圆月。白白的,就宛如白玉兰花似的……

看到它的一刹那,鼹吉心跳个不停

(没错,井里确实有一个月亮。月亮不知不觉竟钻到井里去了。)

这可不是小事,鼹吉想。

过了一会儿,小老鼠说:

“我知道了。大叔的井里面,有一片天空呀!”

天空!井里面有天空……

这时,鼹吉都快要窒息了。如果天空在自己买的土地、自己挖的井里,那么那天空肯定全部是属于自己的,可不知为什么,鼹吉没有这种感觉。相反,它却觉得自己的井、自己的土地,和井里的天空一起,不再是自己的东西了。不过,鼹吉硬是打消了这种感觉。

“怎么会有这种事?不管发生了什么,这里也是我的土地。”

终于到了第三天的晚上,分手时,小老鼠说:

“大叔,我就要说再见了。可是,这回井里是星星啊!”

“啊,我就过来看。”

鼹吉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说。等到小老鼠的身影消失在土豆田的田垄尽头时,它好不容易才站了起来,战战兢兢地朝井里看去。

昏暗的井底,一颗银色的星星闪着光亮。

盯着它看的时候,鼹吉已经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了,和这颗星星一起,这口井、这块土地不再是自己的东西了。成了一个不知道是谁——比地主不知要大多少的主人的东西。不管怎么吵,怎么拼命,也没用了。

鼹吉后背上冒出一股寒气。可它随后就又猛烈地摇了摇头。

“怎么会有这种事呢?这是我的井啊。我的井里的东西,月亮呀、星星呀,全都是我的东西!”

这样叫着,鼹吉情不自禁地朝井里探出身去。

想不到挂在脖子上的银币顶链太重了,鼹吉的身子竟一个倒栽葱,掉到井里去了。掉到了深深的水里。

“扑通”,一声巨响。然后……再没有声音了。

当井里那一圈圈圆形的波纹彻底消失了,水面上又重新映出了一颗静静的星星。

***

当清醒过来的时候,鼹吉正在一片蓝色里嗖嗖地往下落。一直落到地心……不,也许说不定就没有地心。也许这是一口无底的井。鼹吉像皮球似的,往下落着。想停下来,可不管怎么挣扎也是无济于事了。

四周如同果冻一般的蓝。而在远远的、远远的底下,方才的那颗星星闪着光。

一边不停地往下落,鼹吉一边回忆起从前买土地那天的事。

那天它想:

(这是我的土地啊。这块土地的下面,不管多深都是我的啊……)

可是现在,鼹吉正在往下落的地方,是鼹吉的土地的延续吗?是从前自己用胳膊使劲儿拥抱过的一块包袱皮大小的土地的延续吗?

不是!

这的确是不知道的另外一个空间。什么也没有、空得想大哭一场的世界。

鼹吉突然感到了冷。

“啊啊,我想错了,我干了那么多的错事……”

一种说不出来的孤独,让鼹吉掉下了眼泪。它觉得自己像是变成了一个孤零零的婴儿似的。自己什么都没有了,自己成了一个赤条条什么也干不了的婴儿。再也忍不住了,鼹吉突然叫了起来:

“星星、星星,救命……”

……

……

鼹吉的身子突然变轻了。

天和地一下子颠倒过来了。

这会儿,鼹吉不是在往下落了,而是在往上升。确实是在往上升。在果冻一般的蓝色中往上升。鼹吉的身子迅速地变轻了。轻得就像棉花糖一样,最后终于轻得就像一片羽毛一样了。

鼹吉果然是在往上升。确确实实是在往天上升去。

注释:

⑨枸橘:芸香科落叶灌木。高约2m。枝上多刺,叶由三片小叶组成。春季开白花,秋季果子成熟,圆状。

← 上一篇 下一篇 →
Comments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