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明——外婆的奠礼

请注意,本文编写于 352 天前,最后修改于 24 天前,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。

前言

这篇文章应该写在清明时候才应景,昨天去祭拜了外婆,下午又躺在舅舅家懒睡,回来后忙东忙西后就冷的只想到钻被窝了,也没做啥事,就是想睡觉,感觉人已经废的差不多了,再这样下去就成“葛优睡”了。

拖到了今天才开始动笔,还好没有想过用公众号写文,不然像我这样拖沓,有粉丝也跑了。

  清明的雨

1点24分,随州开始下雨;

1点39分,雷声骤然响起;

1点45分,大雨倾盆如注。

我本来不相信神迹和命运什么的,直到亲眼见识了清明的天气后。

前两天还是二三十度的高温,穿着短袖都嫌热的天气,忽然间就乌云密布,大雨磅礴,听说潜江那边还回下冰雹呢;清明的午夜一过,又是艳阳高照好节气,如果不是路上还湿润的泥土,我都怀疑昨天那场雨会否是一场梦境呢。

不管平日的天气多么变化无常,到了清明前后,就必然有雨下来,所以说,究竟是清明才下雨,还是因为下雨才是清明。

  回家

我是个不恋家的孩子,父母对传统节日也没有太严苛的要求,无事就回来,没事就算了,所以我总是不着家。

大一清明的时候,跑到了湖南张家界去玩,那还是第一次出省,才看到真正的崇山峻岭,高拔入云,不像家乡农村的小土包,也去过了传说中的玻璃栈道,一点都不吓人,果然广告宣传什么的,都是骗人的。

大二的时候忘记了,那天的清明应该也有下雨,记忆里的清明都是和雨有关,我应该是在寝室呆了好几天,困了就睡,饿了就吃,玩玩电脑,看看番剧,懒散的让人讨厌。

今年我也是没打算回去的,只是朋友要回去的时候把我一起给拉上了,还旷了班,最近上班一直不在状态,结果还发生了早退这种事。

回家太贵了,一来一回就是两三百,还要贴上两天的时间和精力,不是必要的原因,我更想宅在住所里就好了,有电和Wifi,要是不需要上班,我们宅一年。

回来才发现目前的手指在前两天的工作中受伤了,在电话里都没和我说过,不让我担心,也和我平时电话联系少了,虽然不是很严重,但看着好心疼,只恨受伤的不是自己,如果自己能够赚更多的钱了,就能让父母不用这么劳累了。

我今年二十有二,父亲五十岁了,母亲已经五十二了。

  外婆

[hermit autoplay="false" mode="circulation" preload="auto"]netease_songlist#:445154523[/hermit]

我还记得外婆走的哪天,我在寝室里睡觉,寝室被窗外茂密的枝叶挡住,一片昏暗,犹如夜晚,父亲打来电话,让我赶快回家,说“外婆走了”。

我给辅导员请了假,简单的收拾了行李,定了一趟最近的火车票,来不及和朋友打招呼就走了。

到火车站的时候已经过了发车时间,就像冥冥之中在天有灵,火车晚点了十分钟,刚好让我上了车,我想是外婆帮助了我吧。

那一天转了好几趟车,到了家门附近,正好撞上了买奠器的父亲,一切都是那么凑巧。

到舅舅家的时候,外婆的已经盖馆了,只差了一个小时,我没能看到外婆的最后一面。

只听说外婆是在睡觉中走的,很安详,没有痛苦,就像睡着了一样。

头七还没过完我就返回了学校,后来入葬了我也没再回去,其实请假很简单,平时没事的时候都要扯几个谎话请假或逃课,但我还是没有回去。

我不是不孝,只是并不想在形式上的表功夫,感情是深埋在心里的,静默无声

  离开

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——《孔子家语·卷二,致思第八》

那时候还年轻,只是喜欢这句话哲理,喜欢它前半句的风和树的文艺腔调,而忽略了后半句的亲不待。

我尚未出生时奶奶就去世了,等我四五岁时,爷爷也离开了,那时候还小,并没有有关爷爷的记忆,没心没肺,也没多少感受,后来也参加过很多葬礼,都是很远的亲戚,既不熟悉,也没有印象,很多的只记得葬礼上的宴餐很好吃,剧乐很热闹,到处玩的时候很开心,感觉不到悲伤。

外婆的去世,是我经历的第一场真正意义上葬礼。那个最亲最熟悉的人,忽然有一天再也见不到了。

葬礼上的时候,我很羡慕甚至到嫉妒表哥,是外婆的亲孙子,而我只是隔一层的外孙。大家在等表哥回来,而不是我。明明我对外婆的感情一点都不少。

我想起了开学时外婆塞给我的两百块钱,让我在学校要过的好好的,我是她唯一一个还在读书,没有工作的外孙了,也是她最疼的小外孙了,当时我就在心里发誓,有一天挣到钱了,要好好的孝敬外婆,可这句话还没过几个月,噩讯就传来了,大家都想不到,那么健康硬朗、前一天还在做农活的外婆去世了,音犹在耳,莫过如此。

去年暑假我南下去打暑假工了,年底参加了实习工作,开始工作,也幸运的挣到了钱。可是——

还没来得及孝顺你,你就已经离开了,那我挣到的钱又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呢。

我所能做的,只是不断喃喃着那句: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。

Comments

添加新评论